略举《元音老人镇江随缘答问》(18)中的几点误解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略举《元音老人镇江随缘答问》(18)中的几点误解

帖子  助理 于 2012-08-14, 06:28

《元音老人镇江随缘答问》(18)

略举几点与老人商榷:

有道是, 一切随缘,往往令人不可思议。然阿国老师出国回国,岂象老人评价所说的那样:“偷着渡去…他就耐不住气了…又回来了…吃不起那个苦…拿不到那个法国侨民这个居民证…阿国文化程度比较差…他读了个小学…那些法国人精通汉语的 汉文学精通的 哦 你讲得没人家好呢 人家对你就看不起了…”大家通常知道,若鸟在空,以飞行为之所见长;若野兽在陆地,以奔跑为之所见长;若鱼在水,以游泳为之所见长;若人在世,以智慧为之所见长。

略举:阿国老师的妹妹一家在法国定居,她曾为阿国老师办好了去徳国旅游的签证, 并且从国外寄来了去往徳国的机票。由于当时据说海外局势有些混乱,一度拖延起飞,乃至再过几天机票将要到期作废。是故阿国老师于一九九一年一月六日上飞机到达徳国,后再从德国转往法国,这也算是所谓的“偷着渡去的”吧。

阿国老师在国外生活大约五年时间,既使象老人所说的阿国师在国外有什么苦,但在国外五年都已过去了,此时对于一个行者来说,尚有何苦? “他就耐不住气了…又回来了…吃不起那个苦…”,大须仔细,此又从何谈起呢? 若说在国外艰苦一年半载就回来了,这种说法还算说得过去,但是,对于一个行者来说,凡处事境各有因缘而了矣,岂能住着于时间之长短,又岂能以住着时间之长短而妄断? 若是一位明眼人, 自当了矣。郑老师回国,自当如是,大家不妨去看看“南山心智科学研究”网站中之案例,便即一目了然矣,草草不得啊!

至于什么“阿国老师文化程度比较差…他读了个小学…那些法国人精通汉语的… 汉文学精通的哦, 你讲得没人家好呢,人家对你就看不起了…” 读书不多,难道就无法与法国精通汉语的人交流吗? 切须仔细!读书多不多, 当观时节因缘啊! 至于心地未明而又妄执果断自以为是者, 岂不悲哉?!

请看如下略举: 当时有一位学者名叫yi si bai le, 是法国高等大学中文系的主任。这位学者是一位著名的哲学家,文学家,和思想家,当时这位学者研究中国古典文学已二三十年了。 这位学者是赵师兄引见认识阿国老师的,一九九四年春,这位学者通过赵师兄来联系阿国老师,为探讨交流有关学术方面的事。但是,当这位学者从法国南部开车前往巴黎的途中时,因意外交通事故断了几条肋骨。 三天后,这位学者从南部打电话告知了赵师兄,说此次未能前往赴约,深表歉意,并且又提出邀请阿国老师去法国南部探讨学术之交流。阿国老师得闻这位学者刚刚受伤就马上提出邀请阿国老师去往南部探讨学术交流,足见这位学者求智若渴,阿国老师当即答应。第二天,赵师兄为阿国老师买好TZV的快车票,只乘三个小时左右,即到了千里之外的法国南部。当阿国老师找到这位学者的住址时, 看见这位学者带伤托撑着出迎。 待安罝了阿国老师住宿后,各自步入大厅,一落座即交流了三小时。其间皆以汉语交谈,有时也拿来笔和纸,以写字为助,作探讨交流。这位学者当时已六十八岁,带伤撑着与阿国老师探讨交流了近三个小时,还不肯歇下,说没关系。 后经阿国老师再次提醒,方肯答应,就这样从早到晚互相探讨,交流了三天。 到第四天,当阿国老师回巴黎之际,这位学者很真切地对阿国老师说,郑先生,你对哲学方面研究的这么深透,并且还有这么伟大深远的理想,几十年来,我从未遇见过。阿国老师说,仁者谬赞了,卑人读书不多,愧不敢当。几天来彼此探讨学术交流之事,不才受益非浅。当时,阿国老师放眼远望,心有触感,随即曰:青冥载月影,清风送白云;芳草迎春季,枝头鸟儿鸣。 阿国老师即以此呤而作别于一九九四年二月二日春。

三个月后,这位学者又在法国巴黎特为阿国老师举办了一次沙龙,参加人数大概二十来人,大都是法国高等大学的教授,博士及著名人士等。此次沙龙完满成功,亦博得大家之好评。



助理

帖子数 : 4
注册日期 : 12-02-29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案例纪实(一)

帖子  一粟.. 于 2012-08-14, 11:39

案例纪实(一)

小华居士

  九0年十月下旬,我当时求法心很迫切,由于某种原因致使我认识了宋某,使我发心向宋某求佛法,当时我对佛法什么也不懂,宋某就带我和董某、汪某等人去白云寺打七,我们对打七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跟他去打七了。刚开始打七时,宋某对我们说,有些好的境界就是开悟。我们一听原来开悟是出现好的境界,打七时就全身心地投入。在打坐中出现了很多的境界,当时境界中经常出现白骨,宋说我过去世修过白骨观,这个境界很好,以后打坐中我就只想出现白骨,以后境界越来越多,连白天、晚上都出现境界。宋说境界越多越好,这时候,我对境界已产生了执着心。有一次夜里在打坐中,我看见白云寺旁边的小路上有好多红灯笼过去,早上打座完以后就对宋某说了这个境界,宋说这些灯笼都是鬼灯,大家听了以后很害怕,宋还说寺院周边不清洁,有妖魔鬼怪,大家听了后都出现了不稳定的情绪,宋没办法,叫他师弟阿祥下山请阿国师(郑师),后宋的师弟回来说找不到阿国师,宋就说那下次打七先约好请阿国一起来,把这些妖魔鬼怪赶掉。过了一个多月,宋准备又带我们三人一起去白云寺打七,宋为壮胆,就叫阿祥去请阿国师上山驱魔,阿祥去郑师父家请了好几次,终于请到郑师与我们一起去白云寺了。

  在上山的路上,郑师边走边讲公案给我们听,讲了一个于岫大夫参紫玉禅师的公案。师说:于岫大夫问紫玉禅师:“如何是佛?”紫玉禅师叫于岫大夫:“大夫。”于岫大夫答应了:“哎。”紫玉禅师道:“即此是,无别物。” 大夫明白悟道了。但是药山禅师听了以后说:“于岫大夫埋向紫玉山中了。”这句话传到于岫大夫那里,他想大概我悟的不是吧,他怎么说紫玉山把我埋掉了。他就跑去问药山道:“大和尙啊,闻你说我被紫玉山埋掉了,说我悟得不是,请大和尚开示。”药山见于岫这么说,哈哈一笑,心想:你这个人果然把握不住,就说:“好吧,你来问,我答你。”于岫大夫就把前面的问题再问了一遍:“如何是佛?”药山也跟紫玉一样***他:“大夫。”于岫答应了:“哎。”药山马上反问他:“是什么?!”他这一下子悟道了。阿国师还说:青山本不动,白云任去来。

  在白云寺时,宋某与我们坐在大殿里打七,郑师一个人坐在自己房间里,一下座我们就一步不离的跟着郑师听他讲佛法。郑师说:一微空故众微空,众微空故一微空;一微空中无众微,众微空中无一微。郑师还给我们讲了好多公案,我们从来也没有听到过这些佛法内容,听郑师讲法真是好听得不得了,原来佛法是这么好。在白云寺打七的第三天,宋说自己在打坐中出现了一个境界,有两只鸟在他面前飞,说是郑师变的,当时他怕极了,说这两只鸟是魔,他就一个人下山去了。接下来,我们请求郑师给我们主七。打七完后,不到一个月郑师就出国了。郑师出国以后,有一次我在打坐中,觉得自己在三轮车顶上倒挂下来,头有点晕晕的,我就去问宋某 ,宋说我是野狐仙,当时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害怕极了:我怎么会是野狐仙呢?!回家后,越想越怕,越想境界越多,越想越胡思乱想,后来境界中出现了观音菩萨,我就跪下来拜。天天神情恍惚,有时候清醒,有时候模糊,觉得后面有个东西跟着我,家里人带我去看医生,医生也查不出什么,说我没病,后又到上海元音上师处,元音上师叫我不要打坐了,后来我听说元音上师说我这种情况很难好的。就这样搞得我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真是痛苦不堪。 

  接下来我们写信把情况告诉了郑师,郑师马上回信,信的内容是《南山密映》第九五页“平常心是道”这封信,后来还先后写了二封信,郑师回信内容是《南山密映》第九八页“无住云水之道人”,第一○五页“智成识转即转识成智”。给郑师的信是我们三人一起写,郑师的回信也是我们三人一起看。当时我自己很模糊,但我又觉得很喜欢看郑师回信的内容,经常拿出来看。到了九二年四月份,有一天我在扫地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只想看信,我就马上从口袋里拿出郑师的回信看,啊呀,这次怎么都看懂了,而且看得清清楚楚,原来直下勘破、放下诸假缘影分别执著之心,了不可得,即心空意闲、悠然无碍,同时心身也恢复如初了,事后想起不禁大哭,当时的心情真是百感交集,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今天当我写到这里时,还是心有余悸,泪流满面,令我想起在修持中出现境界,如没有善知识指点,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所以在修持中不能盲目地跟人学,一定要拜善知识为师,才能回到正法上来。别人说遇到善知识是三生有幸,而我是十生有幸,郑师救了我,我痛定思痛,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修法,报答郑师,报答佛恩。

  九二年五月份我就写信给郑师父,当时我是一字字、一句句流着泪写的,我们把当时存在的问题和情况都写信给郑师父,郑师六月十五日就给我回信,信的内容是《南山密映》“正放下了转念同化归净土”第一十一页至一十五页。接下来,我碰到问题就给郑师去信,郑师回信包括《南山密映》第一二三页“不是变成木石与方显大活之用”,第一三三页至一三六页“照得破,放得下,做得主”。平时在家里常常看郑师写给我的信,有时一天看几次,有空就出去打七。当时在打坐中觉得有个不知是什么东西在全身游走,正在这个时候郑师打电话来问我们的情况,我就把所遇到的问题跟郑师说了,郑师的回信即《南山密映》第一三七页“急水打球与氤氲之气”。有一次,我看了虚云老和尙事迹这本书,里面写道:丐煮黄米粥,取雪化水,丐指釜中水曰:“是什么?!”云无语,至冲开水溅云手上,茶杯堕地,一声破碎,顿断疑根,庆快平生,如从梦醒,自念出家漂泊十数年,于黄河茅棚,被个俗汉一问,不知水是什么,若果当时蹋翻锅灶,看他有何言语。接下来,我们去水陆寺打七了,在打七中,我每次一下座就看郑师的回信,一个星期的打七结束后,我们乘汽车回家,在汽车里,郑师的回信内容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涌现,突然心有所悟,我顿时明白水与蹋翻锅灶都是他,我真是高兴极了,师父的大恩大德永生永世报答不尽。回家我把书拿起来看,公案也有些看懂了,公案里还有些不懂的问题我就写信给郑师父,师父的回信在《南山密映》第一四二页“把手共行”。

  我今生遇到郑师父,真是感到无比荣幸,我大声呼吁:那些不求正法的人啊,赶快回到正法上来。



小华居士 记于二00四年十月


一粟..

帖子数 : 234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案例纪实(二)

帖子  一粟.. 于 2012-08-14, 11:43

案例纪实(二)

丙子游雁荡山宿罗汉寺

  八月金秋,相约友人小刘赴鹿城谒师。山海迢递,中途辗转,旬日而至。

  见师甚喜,及随师数众,皆修持严紧令人钦佩者。蒙师恩准,摄受有缘,盘桓数日,开解心要。

  翌日,师允携游东山雁荡,遂欣然成行。

  初至山,逢道观,虽经粉饰,惟一二童仆应门,兜售杂物,俨然一游者店铺。正欲离去,山雨忽至。遂立檐下,时雨倾泻如注,立地成汪。见落雨每入积水时,击出一小圆圈并溅起一小水柱,遂又落灭;同时无数水点反复其生其灭。思及人之一生、及一生中此伏彼起之念,莫不如此。遂请问于师,得师方便开解,并告诉何为“一合之相”。观雨之中听师谈道论旨,另有一番滋味。 移时雨住,阴霾中复前行。雁荡向以奇峰、怪石、飞瀑、异洞著称,入山愈行,山石愈奇:时似观音佇立,时似童子参拜;或似老僧入定,或似夫妻相对。又闻水声渐近,湿气大盛。转过山脚,则见瀑布:白練一道,激扬而下,直落圆潭,溅起万千水花。至此水天一色,心怀畅通。出离水雾,至午后天色渐开;行至申时终于复晴,沐阳光前行,湿衣渐干。 师言出山当有一罗汉寺,破败时未详是何人曾发心驻此振兴,亦曾到过此间,故提议过访借宿。遂出至山前,寻人问路,觅至一小山坳,左右两道小山梁如双臂环抱,在外不能见内。循小径左旋右转,进得坳中,田地平坦,夕阳中但见远处灰瓦黄墙,掩映着一座古朴寺院。顺田间路径行至寺前,才见匾额上写着“罗汉寺”。

  入寺通报间,见寺内几进小院四合,房舍简陋;另有几处修缮,砖瓦砂灰堆积。其时早有一中年居士笑面出迎,一见相识,即十年前由宋某带来参见过师之某居士,后发心驻此重建该寺,亦多年修持藏密者。师一一介绍,即于中院堂前落座奉茶。居士言昨晚打坐得兆,预知今日有高德将至,晨起已嘱寺人多备菜蔬待客至。又领师及我等寻看寺内各处一周,并告诉寺内境况:常住僧俗两众无多,另有他方过往挂单僧尼数人。另除乡众自愿捐助,并无其它资源。故境况拮据,举日维艰。自思当举行若干法事庆典,略资香火。修持上禅密净土,汉藏间杂,正期盼有高德指引一二。遂掌灯造饭,于中堂设八仙桌、四条长凳,素席一桌。居士请出挂褡僧众作陪,乃武夷山八旬老僧一位,另有苏州一位老年女尼,均当日晨抵、过路借宿恰逢者。但见老僧身材高大,相貌超常,颧高骨突,双臂过膝。席间无话,饭后撤去碗碟,复奉上茶,乃老僧自家带来之特色原茶,色味厚重,近似乌龙。

  中堂门窗未设,故三面有墙,朝院中一面空敞,院落四合,另三面暂无人。故唯中堂设一灯,它处皆暗,立院中仰首即见星空灿烂。 桌处堂正中,师居上首,居士对陪;师一侧乃我及小刘,另侧即武夷老僧与苏州女尼。大家环绕,待师开示。其余僧俗若干,于堂侧另设诸条凳,排坐恭听。

   居士先以简言开场,结云:今日因缘殊胜,能得高德光降开示,大家切莫错过,有事当问。 时座有人问僧高腊及修何法,武夷僧开言答问:自云今年八十有余,少小出家修行,性喜云游,专一于宗门观心法门。师曰:宗门止观乃行人 定慧双修必由之途,而行人于座上所遇,无非昏沉掉举,正借止观以破之。然“止”不当则乱,又偏于“止”则沉;“观”不当则昏,又偏于“观”则散。当何以对?僧答曰:近数十年来一直不倒单,尚未通彻打成一片;掉举 之相多年已消,惟余瞬间昏沉数十年来久久不去。而武夷产茶,有叶黑色重一种,浓烈除昏;乃适量饮之,以补不足之清神,亦不无小补;然欲除昏沉之极微,尚乞指教。师乃于言下接机开示,告之昏沉掉举,一线之隔。继之于“观心”大旨,细阐心要。僧于灯下细心听取,频频颔首。我等围坐诸人,亦句句清晰入耳,各依其质而得领悟。随之苏州女尼请问,师亦一一答之,一众皆欢喜踊跃。其时乡间蚊虫正盛,于桌下昏暗中穿飞似风,然至终未叮一下,问他人亦然。蚊虫闻法不扰,亦是一奇。其后各自回房歇息,一夜无话。

  次晨早膳后告辞,武夷老僧携整袋茶叶来告:云其夜依师昨晚所示心要应对,竟消尽昏沉,通夜清澈,无昏无杂,明明白白。言时喜形于色,目射精光。并告得此一法、已悟心要,往后解昏之茶不必备矣,故悉数携来分送众人。我及小刘亦各获数斤携归。

赵清源 记于公历一九九六年岁末






一粟..

帖子数 : 234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案例纪实(三)

帖子  一粟.. 于 2012-08-14, 11:44

案例纪实(三)

石门一绝

——忆师在青田石门洞之随机开示

  近日,有桂林王居士来清凉寺,意欲亲近郑师,叙及数年前阿国师携数人游青田石门洞,于石门洞瀑布之绝壁上有精采之开示,后其自录于笔记本中一直参究至今。当时余亦躬逢其会,于师当年之风采,记忆犹新,故今特将师在石门洞随机开示之法雨甘露恭录于后,以供养同参。

  九八年十一月中旬,一日上午,余刚下座至楼下,即有同修欣喜告余曰:“阿国老师来了。”我一听惊喜,忆出家前曾在上海与师有一面之缘,惜当时尚属初修,茫然不知请法,今大善知识云游而来,因缘殊胜。余即至客堂,恭敬致礼,众人环坐问法,师神采奕奕,谈笑风生,一众如沐春风。王居士请教师曰:“近日觉胸口不适,不知为何?”师曰:“凝滞了。”接着师点示曰:“你知道不适的是谁(什么)吗?”师还开示了修学佛法之下手处的重要性。既而午斋,师为引见同行之清源师兄及其父亲,谓一行适从北京来,顺道至此刘伯温故地一游。午斋已,师等即游览石门洞景观,居士及出家众数人陪同,余为导游。

  途中,余为师等介绍所知石门洞之历史掌故,师闻之亦欣然。未几,至刘伯温祠堂,内塑一刘伯温坐像,乃道士装束,余谓师曰:“此非刘伯温真像,真像乃墙上之石刻士大夫装束之像。”师闻,乃招清源师兄曰:“清源,你看看哪一个是真像?”过祠堂,即石门洞瀑布,天气甚好,深秋之和煦阳光,衬于一潭碧水上之瀑布,令人神清气爽,师立于瀑布下仰视良久,大家亦同仰视观赏瀑布,师忽吟曰:“悬挂之处必有良座。”然后,回首看大家,众不解。师乃领大家走到瀑布下之悬崖边,沿陡壁往上爬,爬过一巨石,上即无路,众人皆停下来。师乃一个人噌、噌、噌沿绝壁爬了上去,还回头招呼:“大家跟我来。”上绝壁路极险,中途有几位未敢往上去了,止清源和余二人紧随师往上爬。发现至悬崖半腰之凹陷处,忽有一块小平地,下为软软的草皮,其中有一小块平整而微有凸起,可容二、三人排坐,余不禁暗暗称奇。师闭目盘坐,余与清源亦坐于师身后,见瀑布从眼前飞溅而下,惊心动魄,而观远处山峰、蓝天白云令人心旷神怡,身入其境,恍如隔世,自然造化之奇景,生平所仅见。

  未几,复有王居士等二人自下爬至此处,一见皆惊叹,皆谓原来真有“良座”在这此。余曰:“来石门洞数月,日日爬山,山上各处皆游遍,唯此处未到,亦未闻有人曾发现此佳处者。”师此时微启目曰:“不知绝处之妙者,冤也!枉也!”然后又回头看我们。师盘坐,半小时后,师顾视曰:“山谷水淘尽(看是什么),白云深处不见底。”良久复曰:“白云,白云……”其后,师乃拈一茎草,回首举似余等,余等乃会心一笑。下去时比上来更险,王居士忽一只脚踩在草上,师在前提醒云:“不要踩在草上,踩草则滑”,后王居士又一只脚踩在泥上,师又提醒云:“不要踩在泥里,踩泥则溜”,“小心啊!”,后师见王居士状险,乃很慈悲地拉着她的手往下走,并曰:“不要怕,上得来就下得去。”一众下来,皆赞师发现此佳处及所吟之偈,师云:“此石门一绝也。”后一行且走且谈往回走,路上,师左边凝视一会,右边凝视一会,然后看一下余曰:“分别亦非意。”过一会,师谓王居士曰:“自然”,走几步后又曰:“天然。”然后注视之曰:“天然是什么?!”其后师又曰:“自然、天然相去几何?!”王居士乃开心大笑,后师曰:“天真佛,绝学无为闲道人。”不知不觉,师已带余等经过灵佑寺寺门,一直到了石门洞外之石门,即瓯江边一对状似石门之奇峰。停一会,师云:“我们走了。”余曰:“寺内众出家师及居士等恭候您回寺开示呢。”师曰:“该讲的已都讲了。”余茫然不解,乃云:“既如此,只得随缘了。”多年后,余才悟师当时有深意在焉。



释觉心 记于公历二00四年十二月


一粟..

帖子数 : 234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案例纪实(六)

帖子  一粟.. 于 2012-08-14, 11:46

案例纪实(六)

小吴居士


  九六年夏天,我第一次在温州永嘉麻谷寺有缘见到了阿国老师。在此之前已久仰其大名,也听说他是一个很年轻很有风度气质的大修行人,这次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一个英俊潇洒非常有朝气的年青人,又非常随和,看上去倒像一个大哥哥。

  阿国师来了,大家都很想听他开示,于是大家围着他坐在一起听他开示。当时阿国师讲法很少讲书本上教理性的东西,多是随手捻来,随机启发,大家听他讲法非常受益。其间有位郑居士正好头两天晚上打坐时“轰”的一声,一下子光明朗照,他问阿国师是否这就是打开本来见到本性了,阿国师说“你站在门口,还隔着一道门,须得破门而入便了。”还有一位孙居士问如何持戒的问题,阿国师随手拿起一个苹果问他“你说这个是什么?”那位居士说“苹果。”阿国师即说:“这个如不认识,根本戒就持不了。”后来我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是偷心死尽?”阿国师说“偷心就是贼,你如做不了主,上了尘境的当,也上了你自己的当还不知,故名偷心,你如把贼抓到了(即堪破了),其偷心也就化为乌有了。”当时听了很受启发。

  在过堂吃饭时我们谈到了阿国师在法国的情况,有位学人听说阿国师会喝酒,便问阿国师有没有喝醉过,阿国师随即说道:“一时醉了一时醒,那有声色可呈君?!”后阿国师又紧逼着问“你们可知,醉、醒之时主人翁在什么处吗?参!”我顿起疑情,以前看元音老人的书根本没有任何障碍,早已知道这个一念不生、了了分明的就是我们的佛性,平时的一切功用都是我们佛性的妙用,可是这一次却被阿国师一问问得哑口无言,其他学人也无言以答,这时方知道学来的、理解来的道理是没有受用的。但因缘时节未至,这疑情很快就化去了。

  到了九七年夏天,我在青田石门洞灵佑寺又见到了阿国师,他还是那种风范,当时石门洞灵佑寺的学人很多,很多人都喜欢围着他问法,听他开示。由于我性格较内向,未曾问问题,再加上自己还有贡高我慢心,好为人师,以为佛法的道理自己都懂了,所以这些问题都不值得问了。但又很敬佩阿国师,就这样总是喜欢去听,每次听他开示,讲公案开解等都心开意解,非常舒服。由于阿国师对机开示、风格独特,所以个个学人都很愿意听他开示。

  到了秋天,上海王居士等几个人提出建议,决定到温州去参访阿国师。我们到了温州后在一家饭店里见到了阿国师,席间上了一道菜,上面有葱花,由于之前我说过不要加葱蒜等,所以我要求换掉,阿国师这时随即说道:“这个是什么?这个你们都透不过去,将来怎么去渡化各种各样的众生啊?”我一时愣住无言以对。我们边吃饭阿国师边谈佛法,听他开示个个都心情舒畅,各得不同受益。当他说到“我们的佛性是非方非圆、非大非小,但是能方能圆、能大能小”时,突然指向我大声问我说“小吴,是什么东西?!”我马上起来回答:“是桌子!”

  “是什么?!” “碗筷!”

  “是什么?!” “米饭!”

  “是什么?!” “菜!”

  “是什么?!” “我!”

  “是什么?!” “阿国师!”

  “是什么?!” 我笑笑 … 这种雷霆般的逼拶追问是何等痛快淋漓!

  “不是东西!” 阿国师又微笑的补充说。

  如此教法,闻所未闻,今日更得以授教,真不知如何感激才是。

  接下来王居士说要租房住下来,预计住上半年,阿国师就叫她先租三个月,之后又告诉她“我们有三个月的法缘”,三个月后果然王居士因有其他因缘离开了温州。

  在温州期间,经常得以参访阿国师,真是因缘殊胜。有一次在一起吃饭中听阿国师谈法,当阿国师讲到“无梦、无醒时”这则公案时突然反问道“无梦、无醒时主人翁在什么处?!”这一问让我疑情大发,没想到九六年在麻谷寺问的问题居然又被问住,这时终于体会到祖师说的“如囫囵吞枣,咽咽不下,吐吐不得”,这是什么一种光景啊?这时是起不了一丝一毫的分别心,整个身心世界只此一个东西,一切似乎都已不动了。等到阿国师雷霆般的来一句“无梦、无醒!!”这时骤然打开识锁玄关,疑根顿断,身心消融,随即是无比的快乐、无比的亲切,真是庆快平生。回过头来再看以前所学过的教理,再看看以前看过听过的公案,此时方明白什么叫“如数家珍”,过去的公案仿佛不是古人在演绎,而是自己在演绎。触目遇缘尽皆自家珍宝,一切行为作略无不是现成公案啊。到此时方真正体会到一切语言文字道理与本分事毫无交涉,学来理解来的道理与本分事毫不相干。

  后来有一次随阿国师在一个居士家谈法,当时有位居士问看电视时如何用功?阿国师突然反问我,我说“看破电视节目‘脱开’它,一切与我无染 … ”我还没讲完阿国师马上说“你还不会用功,继续努力”,我这时又发疑情,不过很快堪破自己就透过去了,自己透过后通身舒服自在。后来我才体会到怪不得阿国师曾引古人的话说“三岁小孩说得到,八十老翁做不到”了,也终于明白为何古人发明心地后还要继续依止上师了。

  在离开阿国师前有一次王居士说“我们以后相见就难了”,阿国师说“俗话说得好: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只要大家共同努力,我们即使走到天涯海角,我们不是照样和古人一起并肩共行吗?如果我们不努力,那我们即使天天在一起也没有用啊。”

  离开阿国师后有什么问题还是继续问阿国师,阿国师对人非常随和,但又要求极其严格,每当我犯了错误时,阿国师都丝毫不留情,今生得遇这样的大善知识,更得到善知识的百般钳锤,甚幸!甚幸!

  回想起自己的学佛因缘,看看自己走过的历程,深深感到佛恩难报、师恩难报,深深感悟到佛法难求、善知识难遇,深深感悟到“为人不学佛不知人生的终极意义,学佛不明心却又不知学佛学个什么。”



小吴居士 记于零五年五月







版权所有 © 南山心智科学研究


Powered By www.yidi.net


一粟..

帖子数 : 234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案例纪实(四)

帖子  一粟.. 于 2012-08-14, 11:49

案例纪实(四)

杨凤玉居士


  杨居士今年五十一岁,家住浙江省瑞安市塘下镇海安某村,她不识字,但心地淳朴善良,虔诚奉佛。她依黄密的某位内蒙古法师修四加行等法已有五年,修法极为认真,她说约一年前开始一直出现了极度的胸闷、失眠等状况,体内气往上冲好象人被捆住、吊起来一样,身心痛苦不堪,生不如死。她曾特意去问过其授法师父,其师说她是身体有病,但到医院做全身体检,医生检查不出来,说她没有病。其授法师父在当地颇有名气,说她没救了,唯恐她丈夫来找他算帐。因她平时跟清凉寺的护法居士有所接触,一次偶然谈及此事,居士们就跟她谈及郑师的行履,并谏言其亲近请问郑师。因缘殊胜,恰巧郑师当时来到清凉寺,她就随其他护法 居士李居士、郑居士、张居士、翁居士等来 亲近闻法,并将其症状告知郑师,恳求郑师为其解决困苦。为此郑师仔细为她开解了心要,告诉她调治应对方法,她当时听了开解后虔诚依法而行,其症状马上就有好转,第二天打电话来说身体一下子好了,已好几个月没来的月经第二天就通了,非常高兴。又过了几天,郑师来到了清凉寺,她得闻后又特地随其他护法居士李居士、郑居士、张居士、翁居士等赶来清凉寺请教心法应对的要领,她回去后如法应对而行,没过几天从前胸闷、失眠、感觉好象被吊起来等痛苦万分症状已完全消失,心情非常舒畅,因此对郑师感激万分。后来她发心乞求心中心法,郑师遂她的愿也攝受了她。就我这两年在清凉寺亲身所见所闻,郑师对机施法的此类例子还很多,在此就不一一例举了。



释觉融 记于公历二00四年八月


一粟..

帖子数 : 234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清凉一滴》之“天下乌鸦一般黑”

帖子  一粟.. 于 2012-08-14, 11:59

《清凉一滴》之“天下乌鸦一般黑”

郑源国老师开示录《清凉一滴》的一段精彩公案评唱。

(摘录自《清凉一滴》第二十五页)

问:曾有人举袁焕仙居士与虚云老和尚在重庆机锋应对的公案,可否剖析一下?

郑师答云:好,擎天宝剑,吹毛尽落,掘地三尺,意旨如何?请听葛藤:

〖公案原文(据元音老人讲述):抗战时期,虚云禅师隐居重庆,成都信众拟亲懿范,请南怀瑾的师父袁焕仙去请,袁至重庆与虚老相见,寒喧后乃致问云:“成都禅者有三种不同的看法:一、悟后须真修,二、一悟即休,不须再修,三、修即不修,不修即修。请问和尚这三种看法,哪一种最为正确?”此问看来平常,其实是宗下主验宾之问,端将手铐脚镣甩在你面前,看你是否上当,自己去套。虚云是当代作家,不上其当,答云:“天下乌鸦一般黑。”以后二人即王顾左右而言他,不再交锋了。
 
此事由袁老将始末情形致信与成都的贾题韬居士,当时大愚阿阇黎亦隐居成都,看了此信说:“袁老问得好,虚老亦答得妙,但下刃不紧,可惜许。”贾问云:“怎么下刃不紧?”愚公云:“放过袁了也。”贾进问云:“怎么答才不放过?”愚公云:“回答他:‘你是哪一种?’”即用其人之枪还刺其人也。〗

郑师评云:老和尚慈悲,不愧为当代作家〔自当勘得破、放得下、做得了主。诸位,如是一剑封杀(“天下乌鸦一般黑”),乃至尔等出头无奈否?〕,“天下乌鸦一般黑”(一坑埋却了也),此意境乃铺天盖地。如有出头(辨得辨失、辨是辨非),岂能免得相似“天下乌鸦一般黑”乎?如无出头,又岂能免得乎?宗下机用(见地)之行履岂容得了一点滴、一丝毫之执着、粘着、住着?!诸位试道看,后贾老问愚公及尔等,又能避得了此天罗地网(“天下乌鸦一般黑”)之圈缋乎?如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涵盖乾坤),亦相似黑漆漆的一面古镜,朗照天地,诸仁可避露其形迹否?此时或有人出语问云:南山闲人可免得相似“天下乌鸦一般黑”否?诸位,可代答一试乎?自进语云:苍天(乌黑)!苍天(乌黑)!参!





一粟..

帖子数 : 234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略举《元音老人镇江随缘答问》(18)中的几点误解

帖子  助理 于 2012-08-20, 05:27

曾有同参请郑师开解一下“青冥载月影,清风送白云;芳草迎春季, 枝头鸟儿鸣。”之意境。

然郑师开解说:这是某当时随手拈来的一片自然之景观 此乃亦正显自性之妙用矣 然“青冥” 乃自性之喻 “月影”亦喻即尘境之喻 “载”乃满载而归也 此意境猶若“清风送白云” 任运来去而无住也 亦若大千世界 其性湛然 有情无情同圆种智 然 尔等若是识自本心 自见本性 便即了矣 其意境亦如芳草处在旷野的春天季节里 枝头的鸟儿在鸣叫 如是无情似有情般的自然之景观 岂不令人心领神会矣 是故 如是“…芳草迎春季,枝头鸟儿鸣。”诸位 尚会也未?

助理

帖子数 : 4
注册日期 : 12-02-29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