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开示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南山开示

帖子  南山毒蛇 于 2012-02-21, 01:49

开示(一)

  善知识:识心达本,直究根源,今为开示,亦为方便。开即比量谓生灭,示出生灭皆非真,故显现量之觉性。善知识:夫于天地之间,经受水火冷热、诸风等所熏,由于迷惑不觉,故而不知所处,造业受报,枉受轮回之苦。故夫欲立志,发心觅道于大乘,先须识心达本,直截根源,故不负于此生大事之因缘。善知识:譬若十方云雾,倚天地而升降,缘五大蕴集生化为总因。云何五大,即地水火风空也。地则为土,水则为湿,火则为热,风则为动,空则为天。须知五大蕴集,幻如空花,无有实体。善知识,土空则则地沉,湿空则则水尽,热空则则火灭,动空则则风止,天空则则空破,故云雾升降缘五大蕴集而辗转,融万物生灭之幻化,其体本空,纯任自然。众生之心亦复如是。

  善知识,云雾升降原本无碍于长天,长天则亦喻空旷之名也,纳万法而不动,全体湛寂,洞然朗彻,既无增减,亦无生灭,本自清净,乃名现成,众生觉体亦复如是。

开示(二)

  善知识,提起这件事,开口即失身丧命了。如道不开口时,恐又落于在黑山背后。诸位,究竟怎么生会呢? 请听葛藤。善知识,提起这件事,重于泰山,轻于鸿毛,亘古今等无人挑,有谁挑,咄!草里汉,晨衲赤足始日去,晚僧空手随月回。

  善知识,所谓这件事,犹如铺天盖地,寻常之极,就在各位自己面门放光,切须好看,但见者瞎,闻者聋。如道不见不闻时,恐又落于在死水之中。诸位还得会否?自答曰:多口阿师,满口泥水。请听葛藤,无私衲僧居茅房,指天道地舌未忘,节日恰逢神剑手,斩断舌头呈君看;呈君看,西山水流东山上,泥中生莲迎朝阳,好彩即在脚跟下。诸位还知落处否?自代语曰:咄!死底汉!眼里着沙不得。请听葛藤:

风吹遍地黄白堆,个中无事安得回。

自家珍藏数不尽,杖头挑下明月归。

开示(三)

  诸位,在我来法以前,曾去办理有关手续,回归顺道经沪,谒望赤足老汉,其随身那个真不假亦假不真,落草也,且道真真假假作什么?恰被老汉的金刚碧眼勘破了也。看这老汉,赖有一着。且道又勘破个什么?诸位试看阿谁勘破谁?阿当心!而这老汉且暗契神用,指向轮船码头购票处,告曰:“近几天的船票颇为紧张。”诸位:寻常无余事,日用昭历历。亦不作它想,亦不作它见,又云:虽生头角,着眼不得。第二天,我呢,即去买船票。当时船票颇为紧张,当天的船票尤为难买,我呢,凭着那个真不假亦假不真,一法之中,法法具备;一身之中,身身具足。且道“凭着”作什么?去买了一张当天的高价船票。返归老汉处,吃了午饭,礼拜了退,即乘船回家了。后来且来到巴黎。豪门无庸士,宗门无些子。来来回回且道何时了期?

  诸位:你们想要知道那个真不假亦假不真么?无风浪头起,疑杀人无数。那么请替余倒一杯茶来,便向汝道。道了也。其随出倒茶后,问曰:现在可以讲了。磋过了也。答曰:待余喝完茶,再向汝道。将过既过,不妨重复。喝完茶后,其又问曰:现在总该可以讲了?又磋过了也。答曰:好,那么请汝再替余倒一杯茶来。正令虽过三,犹自不惺惺。其出正倒茶时,余乃追问:是什么?!端的处,提起走,一口吸尽味如何?味如何,阿当心!其疑答曰:这不是茶么?懵懂汉,枉施为,还道是茶,“举”是谁?余即随语一指而答曰:就是这个!草料肥,丰年极,死马权作活马医。继又进语曰:大家请喝茶,小心烫着嘴。来处来,去处去,且道清茶付阿谁!

  然其后有人出语曰:当时追喝云“是什么”,就随手打破此杯,看你怎么样?此语不妨奇特,但只不过是一句虎头狐尾语而已。倚天剑,锋利兮,纵是剑客难施为。余乃不禁大笑曰:汝虽出语真不假,却仍未知假不真。此时其却茫然不知所对。犹自不惺惺,果然把不住,败却了也。余又进语曰:还会得那个真不假,亦假不真么?雨过天晴海自宽,请莫疑惑他人好。那么请其拾回这落地的碎片吧!碎片片,无可把,呈机落地拾回阿。杯子虽破零的的,前三三与后三三。

  诸位:今日逢聚,曷胜喜慰。大家一起修法学道,足见是颇有善缘。上面所举的几个公案,诸位如有省悟,也可用不同的方式,试一举看,如不会举,亦不要紧,只要我们继续用功,努力向上,即不负此生之大好时光,至时节因缘成熟,便自有是处。

  祝大家前进不已!

                                     源国于巴黎

                               一九九三年二月十九日
开示(四)

善知识:在这末法时期,学道者入之常病,不是流于浮滑在上面,即如是异名沉沦在下面,在这如是异名的堕落,却乃尽是障道之臼,但别于真智灵活与纯朴专一的如是不二之行者。善知识,千圣规则,不出顿渐二门一体之正行,走访行参,质直无为,始终不离于足下:就像如此真参实修的行者,尽管在天涯海角那么遥远的路,也只不过是咫尺之道便了。倘若一个不务实修,流于浮滑,甚至耍些皮毛粗学炫耀于世,不着神吾,即着身躯气血为究竟,使至处于初信的修学者,脚跟未实,迷头认影,至置根本大法于不顾,主仆颠倒,唤奴作郎,岂不冤屈!至于正法之所在,如是本俱一切无上等之功用,暗合妙道;只要修学者专心一致,按法如修,事不久至,功不唐捐,便自有是处。至于流于浮滑的皮毛之流,就像似黄非黄,似白非白,亦称谓达究竟圆满之地,那样子真像盲驴瞎嘶一般,以为连苍天都能瞒过!在这世界上,也只有像这样劣见所为的人,才能想象得出,这也就像盲人摸象一般,即使摸到弥勒佛降生,如是盲眼又能摸到个什么呢?

  诸位如果想要知道怎么样的人是怎么样地行履,至使浮流,亦名沉沦的堕汉,速速转过身来,脚踏实地地去真参实修,一旦遇时节因缘成熟到来,豁开面目,彻证本来,庆快平生,到那时,归家稳坐,绝学无为,乃臻无为之大修。故云善修修时而无所修,善行行时而无所行。亦所谓无修之大修,无行之大行,此乃为到家之心行。如是心行之大智,亦即空悲双运融为一体之不二。如是空则:呈现金刚怒目相;如是悲则:呈现菩萨慈悲相。如是行化于自度度人之际,亦未曾有自度度人之相可见。如是故,大智若愚也。故切忌未修谓修,未得谓得,未证谓证,流于浮口之误区,却不知至理透彻而融事,于事融达变而流通的如是不二之至理;故于诸法则,无实亦无虚,由于方便过渡之不同,实乃无有定法可言,微妙甚矣!由此之故,切莫因得少为足而论断上注,以免误执能所之障,徒生增上之慢,流于浮口之偏滞,误人子弟,虚度此生矣!

  诸位,这“无”字之妙义,切莫着文字相看而随随便便地说说就能了事了。这“无”字之妙义,即非“有无之无”无字,但为所举之故,亦尚未离于“有无之无”无字,故《心经》里面就很突出地举出这个“无”字,如非亲证者,决不会入不二,这“无”字之妙义,融于万法,亦无一非不如是也,至于似则相似,似则不似。诸位想要知道不为所瞒,亦使真参实修及启发悟后真修之起用,故不假方便之权宜,如下图表略作勘照。

  一、如下图表二组之参照,以便勘验真假与虚实之喻。

  二、如下图表二组,虽有真假与虚实之喻,亦即方便于勘照而权设,实乃一体之所化,妄真之心亦复如是。

  三、如下图表显示了事用表里正反之观照,妄真之心即如是化于乌有而归体,本地风光彻露无余,会理事而不二,层出不穷,处处皆圆矣。


正反如意图妄真之心勘照表



末后拈语云:

空中云飘飘,水中月现前。

妙用穷无尽,始终不可得。

开示(五)

  大众:自从开天辟地以来,诸位想要知道天有多旷,地有多沉么?那么诸位请拿自己的尺秤去秤量一下便可分晓。如果说不会得如何秤量的话,这简直好像就连自己的尺秤都不曾认得,在这时刻,又有谁知道再从哪儿举起呢?如果说不会得再从哪儿举起的话,像这样子,即使做牛马俱都不曾想空渡时光矣!或许有谁出来说:从这里举起能认得了自己的尺秤,但还不会秤量得天旷与地沉。试问:这与不认得自己的尺秤又有何别呢?像这样的话,倒不如做牛做马去,尤为实在。或许有谁出来说:从这里举起能秤量得了天旷与地沉。唉!如果像这样子说的话,也能算秤量得了天旷与地沉,即使某甲南山却做牛马俱都无福份在了。苍天!苍天!或许有谁出来问曰:不知南山你是否能秤量得了天旷与地沉?唉!提起这件事情,不是某甲不想告诉你,只是因为你无法提着耳朵去听,亦因为你无法拿着眼睛去看;如果说,能用眼睛来闻得,同时互用耳朵来见得,并且还得闻见如一,这倒勉强还算得一个,如今又有谁还得说能算得了一个呢?如果说还有一个能算得了,这倒又是一件祸事了也。唉!某甲真是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开示(六)

善知识:

学佛证道。夫学禅者。观心看静。是病非禅。观心看动。亦病非禅。

一静一动。俱在二边。误认见地。根本偏离。故非宗下。亦即非禅。

所谓静动。水与波浪。会入不二。即如是者。禅名亦假。病依何立。

愚夫行道。为求得禅。不明所以。病依禅生。禅本无病。故为自缚。

生死不了。徒生知见。说禅道宗。尽是痴愚。故非达道。夫达道者。

居一切处。无禅可求。无禅可得。通身放下。迥脱根尘。无凡无圣。

无拘无束。故名无缚。名自解脱。亦名现成。亦名达道。故名为禅。

所谓禅则。假为名喻。亦喻处方。为对病者。出世方便。夫行道者。

莫错用意。所以禅者。居一切时。一丝不挂。一尘不染。干净利落。

无一可得。完满无缺。现现成成。名之为禅。亦名达道。亦名究竟。

观心看静。假为心安。观心看动。亦复如是。如是之故。非真安心。

依禅定论。故名是病。亦即非禅。所以法则。方便多门。假为名按。

速与不速。一二体同。如是对机。法无定法。当机为上。末法禅人。

以禅为居。不明所以。禅为何物。借月高照。岂非儿戏。生死关头。

尽丧爷儿。时下痛病。务须慎重。


开示(七)

问:如何是南山? 答:一对泥猴斗入海,石牛吼破万重天。

问:南山显前时如何? 答:谷深水自寒,林深径自幽。

问:如何是南山用? 答:月下松竹影,枝头点频频。

问:如何是南山境?答:汝性性何性,子却何曾异。

问:如何是南山闲人?答:冬笋将将过,春笋又到来。

问:如何是南山家风?答:无汝着口处。

问:无着口处时如何?答:汝即不负南山。

问:如何是南山道?答:遇直即去,遇曲即随。

问:遇无曲直时如何?答:南山道显前。

问:如何是古佛心?答:半斤八两。

问:万里起风浪时事如何?答:浪高三尺,风波急兮;欲问其事,鱼化龙去。

问:如何是思量不到处?答:桥归桥,路归路,谁问思量不到处?

问:诸佛未出世时事如何?答:懒汉吃冬瓜,幸亏不知。

问:诸佛出世时事如何?答:若道牛羊肥,牧场草料丰。

问:不难不易时如何?答:吃茶尽管吃茶去,吃饭尽管吃饭去。

问:鸟鸣雀喳是何语?答:汝却不会古佛语。

问:如何是古佛语?答:鸟鸣雀喳。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答:室室俱六门,哪位举西东?

问:空无一物何处立足?答:—— 会吗?又进语曰:且道是横还是圆?阿当心!

开示(八)

  诸位同参:异域相聚,因缘殊胜。今为大家略释有关在修持中显现一些不知名状似的等等之境,且如何进功而归体。前几天因同参问及在修持中显现一种不知名状似的,且在周身游走,甚至行至头部,而不知所归何处为好之境况,是故今天略为诸位同参开释,以免在进功时,出现等等之境而不知何处所归。故不免产生惊忧等等之情绪,而自碍之进功。或者却误听外流邪说所惑,随着堕落在身躯气血之皮毛上,却不知正途升进而归体,其后果之不堪,实乃不得不慎!

  所谓心地法门,甚遇有缘。行人在修持中,所显现不知名状之境,且在周身游走,此乃“精气血”汇聚所生化(由功行所至),其所生之形象犹如氤氲之气,虽然由功行所至而生,但须依慧照为用,以定慧交资而融为一体之极证,乃名上上之善也。续进,则其所生之形象犹如雾气蒸腾而散发;再续进,则其所生之形象犹如白云高飞,亦即己臻至成形脱躯中的养“意”生身了。但此际只是佛家在修持中路过所显现之风光,亦待中位续进,故未究竟。倘若此时住着于中位,亦即相似同住于在左位“神之清明”,即同于儒家极位相等之意境了,亦即相似同住于在右位“清明之神”,即同于道家极位相等之意境了。由此之故,此际切莫住着于“左、中、右”之位,应在原位中直上升进而臻上上之善也(亦即以定慧交资而融为一体之极证,乃名中位至究竟也。)所谓究竟则亦即“体相用”一如之俱足而包罗万象:即一而三,三而一也。虽然处于中位时,但与左、右二位且有相等而不相同:相等者,相等于层次也;不相同者,虽与左、右之位相等之层次,但由于中位乃路途之经过,续而直升上进至之究竟,故而相等而不相同也。左、右二位则,即儒、道二家权设极位之原则也。此原则者,亦即尚未至臻究竟圆满之地也。倘欲于左、右之位再上升进,必须转脱左、右之位,而再上升进至臻究竟之圆满也,但再上升进至臻究竟之圆满则,却非儒、道二家权立所修范围之内了,但是中位路过所证之风光,亦即与儒、道二家权立极位意境之相等,亦即于左、右位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儒、道二家权立极位之意境,其正统上乘心法之精华之如何运用久已失传,今天姑且为大家开释有关儒、道二家正统上乘心法及精华之功用,与及如何修持各层次之相等而及不相同。

  儒家所行,虽依名相为重。儒家行持者,倘若不知行持儒家正统上乘心法则,便即不免与仁义之道之本意而相违,随着住着于名相而浮去,故而不名为神之清明,此时即非儒家之道也。儒家其修习进功之心法,须依反省自躬而为入,入者进也,进者化也,化者生也,生者,其所生之形象,犹如氤氲之气也,亦即于生其仁也。续进者,其所生之形象,犹如雾气蒸腾而散发,亦即由仁所生于义也。再续进者,极臻至儒家之至道也,即仁义之道神之清明,亦即大清明之境也,其所生之形象犹如白云高飞。此际虽至臻儒家极功处,即神之清明,倘若神之清明之迹垢尚未彻泯,则未究竟之也。亦所谓孟子善养浩然之气,保而不失之大清明,亦即孟子当时所证浩然之气时所曰:“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此所谓:悟至虽大,倘若神之清明之法垢尚未彻泯,如是故,其行未圆,则尚未究竟也。

   道家所行,依神用而为重,其修炼者,倘若未明修炼道家正统上乘心法则,便即不免会与道家之万法归一之本意而相违,随着枝干而堕去了,故不名为清明之神也。道家,其修炼进功之心法者,须得依道家上乘心法即万法归一而进功。其各层次至臻之境界,始终俱都基于在万法归一之心法上而臻至,亦即全过程之功用,始终尚未离于万法归一之心法也。其修炼万法归一之心法者,进功至初善之境界时,其所生之形象,犹如氤氲之气也。此时其修炼者续进,则其所生之形象,犹如雾气蒸腾而散发也;此际已臻道家中善之境了。(此际其修炼者,必须以善养充神为资粮而续臻。)此时其修炼者再续进,便即极臻道家上善“纯阳”之极位了,即“纯阳清明之神”,亦即“阳神”脱躯之意境,其所生之形象犹如白云高飞也。此际虽臻至道家极功处,即臻“纯阳清明之神”也,倘若“纯阳清明之神垢”尚未泯化彻了,则非究竟也。此际虽臻道家万法归一之极位,即“纯阳清明之神”用。倘若此时不知一归何处为究竟之至臻,即神用化生无尽之法垢却无法尽化泯彻。故所谓究竟则,却非道家权立心法所修范围之可及。亦所谓洞宾上士臻至道家纯阳极位时,却住着在“云水道人”即“纯阳清明之神”上,此即所谓“纯阳清明神用”之余垢尚未尽化泯彻,故尚未至臻究竟之圆满矣!

   东周期间,自从牛童老儿紫气东来,亦即道家初期为代表其始祖。继而在唐宋期间,亦即道家中兴之时期,各家道学流派其修炼者,且有洞宾上士,臻至道家极功的“纯阳”之位为代表。继而又在黄龙祖师座下得法正归而臻至俱全,方知从前用心未彻,尚未归体所证也。自从唐宋以后,道家修习者,亦即无人再臻俱全了。虽然如此,其随后时机因缘之繁复,虽渐有进功者,亦即消遁而去了。从此以后,余下道家儿孙,也只徒具些形式,只传些文字经而已。更有甚者,附会在道学中的一些浮流之客(亦即邪流),却在道学中,徒取些障眼法把戏之皮毛等学,便去挂名自立其户,为说道学绝顶气功之特异之法了。此等流者,至于在道家正统上乘心法之精华上,其如何修习之功用,却又何曾梦见在。亦所谓自名为气功之特异等说者,即非道家正统上乘心法之精华也。由此之故,儒、释、道等学中的一些流俗之士,以及尘世杂学中的一些流俗之士,务须以借镜作鉴而归正途之上进也 。

  (一)所谓自名佛、道、气功之特异道学施为者,亦即世风流浮之特异邪气也。

  (二)所谓自名佛、道、气功之特异道学施为者,亦即从事图取些名闻利养之特异也。

  (三)所谓自名佛、道、气功之特异道学施为者,亦即投机取巧之术也;假借于“经、典、辞、法”以及权势而藏身之特异也。

  (四)所谓自名佛、道、气功之特异道学施为者,亦即耍些皮毛之术等施伪之特异也。

  (五)所谓自名佛、道、气功之特异道学施为者,亦即道听途说以及装神弄鬼而惑众之特异也。

  (六)所谓自名佛、道、气功之特异道学施为者,亦即假借种种手段而搞些欺瞒诈骗之特异也。

  以上几项自名佛、道、气功等等之特异道学施为者,亦即依附着各家正统道学中之邪流,却与各家道学正统上乘心法之功用是绝无相关的。亦即历代俱都曾出现过之浮流现象,故难免使人们混惑不清。今天借此大好因缘,为大家揭开自名佛、道、气功等等之特异施伪者其底蕴,以免再受自名佛、道、气功等之特异道学施伪者所蒙蔽而混惑不清了。须知上面所说自名佛、道、气功等之特异道学施伪者,与以上所开释的各家各层次之意境绝无相关。由于此等浮流,其心地不正而虚滑,其行不实而又错解经法之义,亦所谓此等浮流者,妄自虚立自名为佛、道、气功等之特异之学,借此而藏身也。此真所谓自欺而又欺人,然天地岂可瞒哉?须知暗者自暗,明者自明。这里暂且不再多述了。

  由此之故,今为诸修上士,引接正途,从上升进而归体,以免自疑而碍,故示心地法门,惟遇有缘。

  上面所说,所谓犹如氤氲之气则,亦即“精气血”汇聚所生化也,运行于周身内外,节节层次,由功行而所至(但须依慧照而为用,以定慧交资而融为一体之极证,乃名上上之善也)。初善者,其所生之形象,犹如氤氲之气也;续进者,中善也,其所生之形象,犹如雾气蒸腾而散发:再续进者,上善也,其所生之形象犹如白云高飞也。此际则,亦即臻至成形脱躯中的养“意”生身了。以上种种各层次过程之意境,惟有各缘会者而自知。但此际惟恐诸修上士随着“浮”、“堕”而去,故示心地法门,为接有缘而续臻上上之善也。

                  心法曰:
形存意须忘,意忘形亦忘。

忘忘洞明彻,灵知即真常。

来去自然道,何处不家乡。

闲云及流水,悠哉何曾碍。

亦不作意想,亦不作形见。

荡荡无住路,古名喻金仙。

              亦名佛境界。

  末后:所谓以上诸家各层次,其“初善”,“中善”、“上善”之境界,切不可住着,以上各层次及“左”、“中”、“右”三家之相等位,有异曲同工之意境(注意:但别于路数不正、道听途说之“阳神”及意生身),故其意境切不可同日而言。但此意境亦不限于哪家专修者独有。由于三家行人在各自修持中,所遇各缘境之不同,其沿途引接之法亦未有一定;古语云:“法无定法,当机为上。”所谓法则,亦即方便指归而圆证。由此之故,请务须慎重!

  唱曰:“以破之其虚而行于实,以明之其理而证于事。”

  又曰:“以祥和之气而融畅怀之交,以谦诚之心而登仁宅之堂。”

源国 于巴黎

一九九三年春



由南山毒蛇于2012-02-21, 01:52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南山毒蛇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