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参们: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诸位想知道野狐露尾是啥一会事吗?请进: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同参们: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诸位想知道野狐露尾是啥一会事吗?请进:

帖子  一粟.. 于 2015-11-04, 05:28

所谓大道,法不孤起,乃时节因缘之所至。今俺再次重温吾师公案中之点示而有感。略举,“末后句”乃千古之公案,然吾师点示公案之底蕴,前后连惯,一一勘破,和盘托出。其平唱呼应之契,与古德把手共行也。吾师在公案中,其有点示云:“诸位:若会得此无言之言,便即天下太平了…”然此“无言之言”这一毫端,即《楞严经》云:“一毫端现宝王刹”,其义理与“无言之言”(云大千)无二别,大千则一毫端之所现也。亦如古德云:“参得一句透,千句万句一时透。”即 一即三、三即一,体、相、用,一如也。亦如古德云:“一句透三玄”之等等也。如是会得,此正所谓“天下太平”也。是故,末后句兮机难辨,无言之言云大千;天下太平任倒转,野狐岂能断乾坤!亦如古德云:“唯有家里人,方知家里事,语于门外汉,遭谤定无疑!”

同参们:“无言之言”之透彻者,即直透三关。个中心法透脱之由来,惟悟证者之了了,人天不可测也。所谓破初关、破重关、透牢关则当人而异。由于时节因缘各有不同,故成道因缘之亦各有不同,故不可一概而论之。是故,未透牢关者,等同尚未透彻“无言之言”也。
三关之说,乃古德以便考量验证而权立。无奈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时人徒着大为走样,岂不悲哉?!

同参们:前几天俺在百度上看到一文,即所谓的“法无”说:“诸位若能明白岩头何以不肯雪峰会得末后句,自然也就应该知道我何以不肯郑南山的‘末后句’。因为就算诸位真的会得那无言之言,也只是初识本心,初识法性,证得个‘末后’在,于三关只是破了初关,距重关之后的那个‘末后之句’还早着哪。若以为如此‘便即天下太平’,以小富而求大安,须知岩头爷爷可不肯你在!”

强按李四戴,原是张三冠。此乃“法无”既不懂“末后句”之公案,又看不懂吾师之点示,也更谈不上心地之明了,此乃信口开河之妄断,瞎说也!俺如此说,他若不服,请看举证:“德山便归方丈”乃“无言之言”, 这能断定“只是破了初关,距重关之后的那个‘末后之句’还早着哪”?!岩头“密启其意” 乃“无言之言”,这能断定“只是破了初关,距重关之后的那个‘末后之句’还早着哪”?!“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乃“无言之言”, 这能断定“只是破初关,距重关之后的那个‘末后之句’还早着哪”?!“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乃“无言之言”,这能断定“只是破了初关,距重关之后的那个‘末后之句’还早着哪”?!
以上正如“法无”所说,“无言之言只是破了初关”,那么就是说世尊、迦叶尊者、德山、岩头等同“于三关只是破了初关”,乃至“ 以小富而求大安…”?!

同参们:看“法无”信口开河之妄断,即瞎说,乃至所写之文章,着实自误误人也!
现在大家都已看清野狐露尾是啥回事了吧。共勉!

吾师曾点示:放眼四海浪滔天,千丈丝伦逐波随;未见金鳞勿起钓,但见小鱼闹钩来。


郑源国老师曾开示“德山拓钵向甚么处去”的精彩公案之评唱。

(摘录自《清凉一滴》第二十七页)

  《五灯会元》第三七六页原文:雪峰在德山作饭头,一日饭迟,德山擎钵下法堂。峰晒饭巾次,见德山乃曰:“钟未鸣,鼓未响,拓钵向甚么处去?” 德山便归方丈。峰举似师(岩头),师(岩头)曰:“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 山闻,令侍者唤师(岩头)去。问:“ 汝不肯老僧那?”师(岩头)密启其意,山乃休。明日升堂,果与寻常不同。师(岩头)至僧堂前,拊掌大笑曰:“且喜堂头老汉会末后句,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虽然,也只得三年活。” 山果三年后示灭。 

  郑师评唱曰:德山岂不知“钟未鸣,鼓未响” 而托钵之来回(无风三尺浪,平地起骨堆,看是什么?草草不得!)?此乃德山垂丝千丈、意在深潭之勘验也。雪峰问“(和尚)拓钵向甚么处去”,雪峰此时是否已明来机之问,以本份相见呢?还是根本未明,不知来机之问呢?见德山擎钵便随口而说:“钟未鸣,鼓未响,(和尚)拓钵向甚么处去?”(诸位试举看什么处是本份处呢?!),德山托钵便回,诸位,如是来回,是否有待勘验?然这无言之言之来回,有何显示?然是否已表明自知之来回处?那么什么处是来回显示处呢?然什么处又是自知之来回处呢?(诸位亦不妨试举看德山转身托钵回方丈又是什么处?)(诸位,如会得这无言之言便即天下太平了)。雪峰举似岩头,诸位,此时雪峰是否亦在勘验岩头?勘他有何见地之显示呢?头云:“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 (好个岩头,伸手擒贼,左右开弓,奈何、一场懡儸否?!),此岩头岂非亦在逢场作戏来和唱、不放过、逼他们道出末后句?亦即反钓勘验他们的见地有何显示(双方和盘托出供给大家),试逼他们以本份相见,把定乾坤,道出末后句。倘若一位心地未明、见地未透、粘着尘境、妄识分别、唤奴作郎者,却又有什么交涉呢?!此乃作家相见、逢场作戏来和唱。“山闻,令侍者唤师去。问:‘汝不肯老僧那?’” 此句乃倒转乾坤之反问,反过来追问、勘验岩头是否有真实的见地,所以才引出岩头以本份事相见,呈现“密启其意”,山乃休。足见恁麽,此公案之幽隐,参观者如要下口,确实不易,正所谓“作家相见,如佛说邪”,法印如是,机机相契,法法相印皆如是也。此公案亦不妨礙着未修言修、未悟言悟、未证言证者,让其下不了口。而如是者又往往性喜妄辨,到处尽出洋相,一旦触衰,如梦惊醒,方知从前种种之作为,乃大言不惭,岂不羞愧?!随后,翌日,岩头密意放光:“明日升堂,(德山)果与寻常不同。师(岩头)至僧堂前,拊掌大笑曰:‘且喜堂头老汉会末后句,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虽然,也只得三年活。”(好个月在云里抬!) “山果三年后示灭”(大限不如无,德山岂非贼中贼?!),诸位还会得德山见处之“无无” 吗?!参!
 

喝...... 发表于地藏缘·交流学习区 › 『禅宗论坛』2015-11-3 19:57

一粟..

帖子数 : 235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