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岩录第四十二则 ——只此潇洒绝,直饶是碧眼胡僧也难辨别。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碧岩录第四十二则 ——只此潇洒绝,直饶是碧眼胡僧也难辨别。

帖子  一粟.. 于 2015-05-13, 04:21

垂示云:单提独弄,带水拖泥;敲唱俱行,银山铁壁。拟议则髑髅前见鬼,寻思则黑山下打坐。明明杲日丽天,飒飒清风匝地。且道古人还有淆讹处么?”试举看。

举,庞居士辞药山,山命十人禅客,相送至门首。居士指空中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时有全禅客云:“落在什么处?”士打一掌。全云:“居士也不得草草。”士云:“汝恁么称禅客,阎老子未放汝在。”全云:“居士作么生?”士又打一掌,云:“眼见如盲,口说如哑。”雪窦别云:“初问处但握雪团便打。”

庞居士,参马祖石头两处有颂。初见石头,便问:“不与万法为侣,是什么人?”声未断,被石头掩却口。有个省处,作颂道:“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没张乖。朱紫谁为号,青山绝点埃。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后参马祖,又问:“不与万法为侣,是什么人?”祖云:“待尔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士豁然大悟,作颂云:“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

为他是作家,后列刹相望,所至竞誉。到药山盘桓既久,遂辞药山,山至重他,命十人禅客相送。是时值雪下,居士指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全禅客云:“落在什么处?”士便掌。全禅客既不能行令,居士令行一半,令虽行,全禅客恁么酬对。也不是他不知落处,各有机锋,卷舒不同。然有不到居士处,所以落他架下,难出他彀中。居士打了,更与说道理云:“眼见如盲,口说如哑。”雪窦别前语云:“初问处,但握雪团便打。”雪窦恁么,要不辜他问端,只是机迟。庆藏主道:“居士机如掣电,等尔握雪团到几时,和声便应和声打,方始剿绝。”雪窦自颂他打处云:

雪团打雪团打,庞老机关没可把。 天上人间不自知,眼里耳里绝潇洒。 潇洒绝,碧眼胡僧难辨别。

“雪团打雪团打,庞老机关没可把。”雪窦要在居士头上行。古人以雪明一色边事,雪窦意道,当时若握雪团打时,居士纵有如何机关,亦难构得。雪窦自夸他打处,殊不知有落节处。

“天上人间不自知,眼里耳里绝潇洒。”眼里也是雪,耳里也是雪,正住在一色边,亦谓之普贤境界一色边事,亦谓之打成一片。云门道:“直得尽乾坤大地无纤毫过患,犹为转句;不见一色,始是半提;若要全提,须知有向上一路始得。”到这里须是大用现前,针扎不入,不听他人处分。所以道他参活句,不参死句。古人道:“一句合头语,万劫系驴橛。”有什么用处?雪窦到此颂杀了,复转机道,只此潇洒绝,直饶是碧眼胡僧也难辨别。碧眼胡僧尚难辨别,更教山僧说个什么?

-------------------------------------------------------------------------------------------------------------------------------------------------------
庞蕴(西元785—808年),字道玄,湖南衡阳人,唐代著名的在家禅者。悟境甚高,被后世誉为中国维摩诘,与博大士并称。世人称他“庞居士”、“庞翁”、“襄阳庞大士”。庞蕴家世,世代为儒。自少有志探寻生命真相,所以皈依佛门。他最初参谒石头希迁禅师时,问道:“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 ”石头以手掩口,庞蕴若有所悟。后来,又以此问题参礼马祖道一禅师,马祖答道:“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 ”庞蕴于言下领旨,于是留住两年。从此以后,机锋迅捷,为禅林所瞩目。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庞居士终于拜在马祖道一的座下参禅悟道,约在道一禅师处参学三年。


庞蕴居士悟道后曾将数万家珍用船运载,抛沉于湘江,去除世俗金钱的束缚,然后偕同妻子、儿女躬耕于鹿门山下,生活上如有所需,就编制些竹器到市场变卖过活,简化所求,“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团栾头,共说无生话。 ”这首偈子,实是他们佛化家庭最佳的写照,一家人沉浸在禅悦法喜之中。


有一日,庞居士叹一口气说:“难!难!难!”他是讲悟道难,“十石油麻树上摊。”好像想把十担麻油摊在树上,麻油当然不会停在树上,一定流下去了,这个同一口吞下西江水一样地难。他的太太在旁听见了,就回答他:“易!易!易!百草头上祖师意。”到处都是道,也不是一定要研究什么《维摩诘经》。他夫妻俩好像为了菩提在斗嘴,他女儿庞灵照听到了,就说:“也不难,也不易。饥来吃饭困来睡。”佛法就只是如此,没什么难和易的。庞居士说过,神通与妙用如运水和担柴。


庞蕴即将入灭之际,要女儿灵照到门外观看午时是否已到,灵照返回屋内回答:“已经日正当中,而且还是日蚀呢!”当庞蕴才一脚踏出户外,想要观看日蚀奇景时,灵照便迅速登上父亲的座椅,合掌坐亡。庞蕴入屋后,才知道上了女儿的当,便笑道:“我女机锋敏捷啊!”延缓七天后才入寂。当襄州州牧于頔来探病时,他说:“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说完,便枕着于頔的膝,怡然入寂。当庞婆知道庞蕴与灵照都已入寂了,叹道:“这痴女和无知老汉,竟然不告而别,何其忍心啊!”就将这消息告诉他儿子,他儿子“嘎”的一声,拄着锄头,站着往生了。庞婆将儿子火化后,说了一偈:“坐卧立化未为奇,不及庞婆撒手归。双手拨开无缝石,不留踪迹与人知。”而不知所终。庞蕴一家四口,谈笑之间出入生死,或坐、或站、或卧,展现了禅者自由自在的一派潇洒风采,博得后人无限的欣羡与赞叹。

-------------------------------------------------------------------------------------------------------------------------------------------------------
庞居士《无生颂》云:‘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合家团圞圆,共说无生话。’

禅师和颂云:‘无男可婚,无女可嫁;大众团圞圆,说甚无生! ’

后有礼部杨榤无为居士和颂云:‘男大须婚,女大须嫁。.讨甚闲功夫,更说无生话。’

海印和颂云:‘我无男婚,亦无女嫁。困来便打眠,管甚无生话。’

元音老人和颂云:‘有男亦婚,有女亦嫁;子子复孙孙,是说无生话。’

-------------------------------------------------------------------------------------------------------------------------------------------------------
以上几贴之内容转自百度


一粟..

帖子数 : 235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碧岩录第四十二则 ——只此潇洒绝,直饶是碧眼胡僧也难辨别。

帖子  一粟.. 于 2015-05-13, 04:31

庞居士《无生颂》云:‘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合家团圞圆,共说无生话。’

禅师和颂云:‘无男可婚,无女可嫁;大众团圞圆,说甚无生! ’

后有礼部杨榤无为居士和颂云:‘男大须婚,女大须嫁。.讨甚闲功夫,更说无生话。’

海印和颂云:‘我无男婚,亦无女嫁。困来便打眠,管甚无生话。’

元音老人和颂云:‘有男亦婚,有女亦嫁;子子复孙孙,是说无生话。’

吾师南山闲人和颂云:‘婚与无婚,嫁与无嫁;此正恁么时,尚说无生话。’



一粟..

帖子数 : 235
注册日期 : 11-11-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